枪声炮火下的浙东食盐抢运

枪声炮火下的浙东食盐抢运

作者:陈君静 王 东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2-09-23 星期五

    全面抗战爆发后,浙东地区的一些重要盐场相继沦陷,使得后方食盐供应量大减。1938年7月,国民政府财政部、浙江省政府联合设立浙区战时食盐收运处,成为收购和运输浙东食盐的重要机关。1940年,盐务总局筹议食盐专卖办法,在食盐运输方面“逐渐增加官运、减少商运,以期成为完全官运”。战时食盐官运、商运所占比重虽在不断变化,但二者都对食盐抢运发挥了重要作用。浙东地区的食盐抢运,主要是从沦陷区购运食盐,增加后方盐源以及抢运和转移战事前线存盐,避免落入敌手。

内外交困 后方抢运艰难

    1939年舟山沦陷后,岱山、定海盐场先后被日军占领。时任利民运盐行经理张文贻鉴于内地盐荒严重,关系抗战至深,便招罗沿海渔船,陆续潜入岱山、沈家门等沦陷区抢运食盐。张文贻等人先是将食盐运往宁海县黄墩收购站,再运往后方各地。同时,他们积极“宣传运盐既可获利又可救国,使一般民众了解运盐于国于民,同沾其利”,从而让更多人加入到抢运食盐的队伍中。

    在张文贻等人的努力下,他们成功从沦陷区抢运出数量可观的食盐,但这些冒着敌人枪炮危险抢运食盐的船户却在运输途中屡屡遭到后方机关的勒索。一方面是象山动员委员会不顾国民政府颁布的法令,向过往盐船勒征应变经费,致使运盐船户心生怨望;另一方面,沿海驻防队伍时有藉端留难盐船事件发生,这给食盐抢运工作造成了不利影响。

    于是,张文贻便呈文浙区战时食盐收运处玉泉办事处,请其致函宁海县政府、象山县政府暨四明游击司令部,令其转饬沿海驻防队伍“切实保护盐船进口,不得藉端留难,苛征捐款”,并请象山动员委员会发还已征收的盐船应变经费,“以符中央法令而恤运商艰苦”。时任玉泉办事处主任林克楹致电两浙盐务管理局收运处,向其转达了运盐船商的诉求。林克楹认为,“现值经济战争时代,抢运食盐,关系军糈民食之需要,固已尽人皆知,任何机关自应协力维护”。同时请迅赐转电战区长官司令部、浙江省政府,饬令象山沿海驻防队伍“不得苛征任何费用,并饬象山动委会将已征收之盐船应变经费悉数发还,以免影响抢购”。

1941年9月27日,三门县海游收购站致浙区战时食盐收运处玉泉办事处的代电。

    1941年,运盐船户林吉铭在三门县海游收购站领到第306号运盐通行证,前往临海盐场抢收新盐,因遇连日天雨,他们在场区逗留10余日后,到位于沦陷区的金东西场抢收粗盐80担。迫于沦陷区的特殊情况,林吉铭向当地伪组织维持会领取一纸“派司”后,得以通行。他们趁深夜开船驶往沙柳地区,运送收购的食盐。当盐船经过蛇盘洋面时,遭遇海盗开枪射击,且穷追不舍。林吉铭等人为摆脱海盗船追击,只得将船开进晏站港暂避,等涨潮时再驶往沙柳。待盐船准备起锚开船时,三门县驻晏站守防检私队鸣枪呼吓,然后上船检查,并将盐船驶靠该队巡船。检私队在盐船上搜出伪组织维持会发放的一纸“派司”,随即将盐船及通行证一并扣留在晏站。之后,林吉铭向海游收购站申诉盐船遭到扣押的情形,并解释在沦陷区盐场采办盐斤,不论船只商民,都必须向伪组织维持会领取“派司”才能通行。为安全购运食盐,他们不得不领取“派司”,而检私队便是据此查扣了盐船。林吉铭恳请“俯念在敌区采办盐斤之苦衷,仰祈迅予转请该队部释放,以恤民艰”。

    抗日战争时期,商民盐船进入沦陷区盐场抢运食盐,既要冒着敌人、海盗等枪炮危险,又要面对后方机关、驻防部队的勒索,实属不易。

涉危履险 转移前线存盐

1941年6月4日,西周转运站致浙区战时食盐收运处玉泉办事处的代电。

    随着战事日益紧张,后方盐场、转运站随时可能成为交战前线,因此,妥善处置存盐便至关重要。1940年,长亭盐场曾拟订一份应对紧急情况存盐处置办法:“倘遇紧急时尚有存仓盐斤,拟在时间许可时尽运象山之泗洲站。如遇敌舰阻断海道,只抢移海游,自较安全。”如无法运出时,可将存盐交当地乡公所保甲长及原有蓬长保管,或免税减价售卖给当地民众。如遇事态十分紧急,无法移交或售卖时,则在准备撤退前将存盐用水溶解,以免资敌。不过,对于场站存盐最好的处置办法,便是将食盐及时抢运出来,转移到后方安全地带,以减少经济损失。

    1941年4月,日军占领象山石浦,与之邻近的西周、淡港等地顿时陷入危急局势,两地存盐亟应运往安全地点。由于北面的鄞县、奉化也已沦陷,致使西周转运站存盐运出更加困难。在此紧要关头,玉泉办事处指示西周转运站,将存盐全数移交象曹守备军三象地区指挥部保管。6月,因三象指挥部对于接收转运站存盐仍无明确表示,时任西周转运站站长谢志渊会同西周秤放处主任何瑞兰再度前往指挥部接洽。行至中途,因敌人袭击儒雅洋地区,驻军戒严,无法通过,谢志渊等人“隐约可闻枪声,并闻指挥部有退驻芭蕉横山之计划”,他们只得返回。

    此时,象山西乡一带匪徒数百人乘机蠢动,白天夜晚时闻枪声。西周、淡港距敌人仅20余里,隔港奉化的日军仍未退去,居民已逃避一空。在腥风血雨中,西周转运站全体员役仍冒险保管盐斤。在谢志渊看来,“保管盐斤虽为职等应尽之天职,惟坐视国家大量资源沦入敌匪之手,殊为痛心”。同时,他再次恳请玉泉办事处迅速设法将存盐抢运至安全地带。之后,三象指挥部派员前来接收西周、淡港盐仓存盐,进行转运,避免了食盐落入敌手及遭损失。

    1942年浙赣会战爆发后,浙东沿海情势十分险恶,日军舰队时常前来窥扰或在沿海盐场区域登陆,抢掠食盐等物资。时任温属分局永嘉支局运销组长张筠荪等人面对危急局势,仍然坚持抢运场存食盐,他们率领外勤人员不分昼夜,加紧起卸。此时,温属分局下属的北监盐场也遭到日军的枪炮袭击。北监盐场押运员辛柏英冒着敌舰满布海面、游弋扰乱的危险,率领部分警队人员押运船盐7900担,将食盐安全送至中国军队守护的垟田地区。在众人的不懈努力下,温属各盐场的大部分存盐得以顺利转移。

    浙东各盐场及战时食盐收运处派往前线抢运和转移食盐的人员则需要面临更大的困难和危险。随着战事逐步推进,一些抢运食盐的人员往往会直接暴露在敌人的枪炮下,有时甚至要付出生命代价。

    1942年5月,日军沿曹娥江南下,向嵊县、新昌等地发起进攻。为防存于嵊县、新昌两地间的大批食盐落入敌手,两浙盐务管理局台属分局天台支局派人前往抢运存盐。途中,因探悉奉化方面的日军由西垫地区经小路包抄而来,众人便停止前行,由事务员率领运盐队伍撤退。当一行人行至黄板桥时,突然遭遇2000余名日军,日军随即开枪扫射,致使警士蒋云龙当场牺牲,其余人在弹雨炮火中被冲散。此次敌人劫去食盐共计1049担,部分食盐包装用品也遭到劫掠。待日军撤走后,天台支局又派人返回抢运余下存盐。不料,嵊县、新昌再次沦陷,抢运人员不得不将无法运回的盐斤,疏运至大阳山及大乌山保长处存储,等局势平稳后再行运输。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2年9月23日 总第3887期 第三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